主页 > Q一生活 >苏揆肆无忌惮把手伸进独立机关 >

苏揆肆无忌惮把手伸进独立机关

2020-08-01  点赞896   浏览量:315

  NCC已经完全由行政院长苏贞昌主导,沦为执政党工具。对于全民而言,这就是一党专政的体现,也是言论自由的严重破坏。黄国昌敢向NCC叫嚣,要NCC取消中天执照(NCC马上办了处罚中天案);可是却不敢在623凯道上对于NCC沦为执政党工具大声抗议。反红媒大游行说穿了和NCC一样都成了执政党的政治操作工具。

  苏揆毫无顾忌地操控NCC这个独立机关,一如让李进勇接掌中选会,马上就通过公投法让公投绑大选脱钩,变成折了翅膀的「鸟笼公投」,完全为执政党服务。坐实了这两大独立机关不能独立而沦为执政党的「附随组织」。更不用说公惩会要公审台大校长管中闵,如此嚣张而毫不忌讳,不正是因为民进党的「完全执政」优势已然动摇。乱了章法的民进党,唯有赶紧加速并扩大自己在完全执政的优势,希望藉此行政上丰厚资源与权势来巩固政权,为2020持续掌权铺路。而执行这个战略的主持人就是苏揆。

  绿营深知2020虽然是小英出马竞逐连任,可是1124以后的民进党根本没有任何伟大的建树,政绩挂零,对大陆的政策更是「严上加严」,最麻烦的就是经济发展上根本没有远景,小英在政治上精算了赖清德,可是在能源政策与环保政策上拿不出平衡策略,又要欢迎台商鲑鱼返乡,只是在中美贸易战的大压力下。她的团队找不到任何突破现况或更多的外资来台投资的契机,再加新南向什幺成绩也做不出来,反倒是带来不少社会问题,……简言之,只有加强政治精算,特别是对于政权的掌控,绝对不能容许党内再有另一个赖清德出现,当然在党内一致对外时,就绝对不容许像韩国瑜或韩流这样动不动就是十万二十万的造势活动。断绝红潮的根本之计,就是得先刬除那个从去年8月就跟韩国瑜绑在一起的中天下手,黄国昌与馆长自愿做马前卒,小英的脸书当然会大讚623反红媒大游行喽!(别忘了蓝营这里还有郭董对于「中天不除,誓不甘休」之姿,有郭的侧翼「相助」绿营这里怎会不开心呢?)

  绿营刬除中天的行动非常积极,623凯道之后翌日就传出中天黄智贤的《夜问打权》被停播,显示出执政党对于打压中天的已经是步步进逼,毫不留情了!换言之,执政党对于中天的频道要管,中天的报导或言论内容更要管,政治黑手已经伸入媒体,愈来愈不尊重新闻尊业与言论自由了!

  这让人想起了胡适先生,胡适的民主核心思想就是「我不同意你的观点,但是我誓死捍卫你说话的权利」。他和陈独秀在政治主张截然不同,不过当陈独秀写出他最后对于共产主义的反思时,陈特别提到「应尊重反对党」,胡适对于陈的这点体悟表达了敬意,原因无他,就是一个民主社会本来就要有容纳不同声音的权利与雅量。

  老蒋没有听进去胡适的话,所以在处理雷震的《自由中国》案中,对于雷震等人主张另组新党,还有反对老蒋连任的种种主张强烈不满,终于导致老蒋下令封了《自由中国》、雷震下狱。胡适当然不能苟同老蒋的如此作法,因为《自由中国》就是胡适、雷震等人在1949对大陆沦入中共手中后「痛定思痛」的深切反省而共同创造出来刊物,希望能把自由与民主带回被关入铁幕的大陆。(发刊词是胡适写的),老蒋当时的专断就是对言论自由的箝制。雷震与傅正等一生就是为了自由与民主而奋斗不懈,更成了党外运动的启蒙与民进党创党的核心价值,可惜现今的小英政府走得却是如同他们自己所批判老蒋的同一路数。同样地专断同样地箝制言论自由,怎幺不令人感慨啊!

  当时胡适在形格势禁的氛围下,雷震狱中度65岁生日时写了南宋诗人杨万里的诗:「万山不许一溪奔,拦得溪声日夜暄,到得前头山脚尽,堂堂溪水出前村。」来和雷震互勉,不论是在监狱/国外都要继续坚持民主与自由,然而如今的民进党呢?还记得这些前辈们对于民主与自由的坚持吗?

  《夜问打权》被封嘴的近因,应该还是黄智贤日前在海峡论坛上的演讲,赞成「一国两制」,正好触动了小英政府的红线,而长期以来《夜问打权》讨论的议题有不少地方就是直冲小英而开炮的。特别是在香港爆发69「反送中大游行」时,黄智贤毫不忌讳地挑动小英政府的神经,所以……。

  耐人寻味的是《夜问打权》遭停播,黄智贤的哥哥台南市长黄伟哲表示「不可能是蔡政府打压,蔡政府真的有那幺多本事,2018的九合一选举就不会败选了。」黄伟哲的理由很奇怪,因为623黄国昌才在凯道反红媒,翌日黄智贤的节目马上被叫停,是由中天高层告知,中天高层不是受到NCC就是执政党的「要求」,怎幺会随便关掉一个有高收视率的节目呢?小英政府在处理这方面的效率是一流的,特别是针对中天,不然的话,黄国昌才去NCC,NCC马上就处理了中天违规案。同样高效率的情况也出现在柯P,他才要求小英政府帮忙快速处理双子星投资案,第二天经济部投审会马上否决这个「疑有中资介入」的案子,苏揆更说此案涉及「六铁共构」不宜有中资而打回票,这样高效率不正是小英政府的本事吗?

  至于黄伟哲说「蔡政府真的有那幺多本事,2018的九合一选举就不会败选了」,他说错了,因为有本事的小英政府过去三年费尽心力都是在政治精算,对于民生的关怀,特别是经济发展甚少有佳绩,年金改革与二修「一例一休」不得民心,才会让韩国瑜喊出「货出得去,人进得来,高雄发大财」,进而翻转高雄和1124的选情,让民进党大败!黄伟哲不但说错了1124败选的原因,更躲避了小英政府真有本事在政治精算上精算了中天与黄智贤,因为中天与智贤根本就是小英政府最讨厌的「乌鸦」,必欲除之而后快啊!

  至于黄智贤主张「一国两制」,黄伟哲表示,「『反送中』在香港将近两百万人参与,台湾有好几十万人支持这个活动,妹妹主张一国两制,不仅是绿营,包括韩国瑜市长、郭董都反对,不需要蔡政府出手打压,千万不要岳飞打张飞。」这一点黄市长又说错了,因为从高雄市民进党籍市议员到陆委会,对于韩市长就是拿「一国两制」来抹红他,小英回应「习五条」就是把「九二共识」与「一国两制」上等号,黄智贤既然在海峡论坛「为匪张目」当然回到台湾一定要处理,最好的处理方式就是趁机停播《夜问打权》,以免她天天在节目上批评小英,黄伟哲怎幺会不了解自己党内的这个操作?

  其实,停播《夜问打权》只是要下架中天的前菜,后续的动作还会接踵而出。问题是不能容纳不同的声音,如何称得维护民主自由呢?不能尊重新闻专业,硬是要用「红色媒体」来打压特定媒体,又如何称得起尊重言论自由呢?(相关报导:节目停播因「政府施压」?黄智贤怒轰:蔡英文以为把节目关了就可以舒心了!

*作者/孔令信-铭传大学新闻系主任

相关阅读